您现在的位置:商业金融产品 文章展示

专家:金融快速去杠杆阶段性任务已完成

来源:网易财经 发布时间:2018/8/10 15:52:36

2018年8月初,随着《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的发布,在资管新规正式出台三个月后,业内期待已久的监管细则终于落地,如明确公募资管产品可以“适度”投资一部分“非标”资产,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投资新资产等。

监管细则除了指导行业操作之外,更体现了当前的宏观调控方向,金融快速去杠杆的目标已经实现,任务已经完成,极缓轻重之间,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金融去杠杆的来龙去脉

加杠杆即国家或企业、个人等主体在通过增加债务融资的方式,扩大经营扩大资产规模,只要创造的收益超过刚性的负债利息,即可扩大盈利。但这种举债经营的方式也十分脆弱,一旦出现债务堆积过大,或者资产质量不佳,都可能引发债务危机。

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实体经济宏观杠杆率总体大幅抬升,由1998年底的138%上升至2017年底的255%,超过美国的251.2%,也远高于新兴市场经济体平均水平。在如此高的杠杆率之下,一旦进入经济下滑,风险就开始凸显。目前我国经济正处于L型缓速阶段,企业盈利能力波动,偿债压力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攀升,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盖子一直没有被完全揭开,所以降杠杆、治理金融乱象刻不容缓,监管层把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重中之重。

为何管理层选择从金融去杠杆的角度推动实体经济去杠杆?自我国2015年底提出“三去一补一降”以来直至2016年上半年,实体经济去杠杆进程依旧缓慢,国债收益率不断新低,地方债务继续大幅度堆积,信用利差在同业空转等因素的驱动下连连走阔,而期限利差也因为大量金融机构采取借短投长等套利方式不断走平。这一现象在我国并不意外。由于我国融资渠道以间接融资为主,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主体的市场化改革并非完全,即便是利率市场化后,诸多体系内的经营主体仍能获得更为廉价与便利的金融资源。比如银行依然会对常年亏损的大型国企以较为优惠的信贷支持,对于根植于土地财政的地方融资平台也提供着或有或无的隐性支持。所以管理层选择从金融的角度去杠杆来推动倒逼实体部门改革,成为了2016年下半年开始去杠杆的主线。

金融企业除了从业务风控的角度来把握经营风险之外,与非金融企业不同之处在于,监管部门还会设立资本充足率,净资本等财务经营指标规定下限,也就是通过控制金融企业的财务杠杆水平,防止它们过度杠杆化经营从而将风险随金融体系向实体传导。

以韩国的经验为参考。1997年金融危机后,韩国债券违约大规模爆发。危机倒逼下,韩国于1998-2000年全面整顿金融机构,收缩信贷、推进企业去杠杆。金融去杠杆政策主要包括:减少政府对金融机构决策的干预、重新确立金融机构的市场化地位,使得金融资源不再集中流向大企业集团(非常重要);加速出清经营不善的金融机构,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统一金融机构监管职责,完善直接融资渠道。1998-2000年去杠杆期间,韩国债务增速明显回落,1999年和2000年债务规模出现负增长。自2000年以来韩国银行贷款流向促进转型的中小企业比重抬升,在经济负担减少的去杠杆同时,加快转型步伐、调整经济结构,以实质的产业政策引导半导体、生物技术等知识密集型产业快速发展,出清落后产能。

金融去杠杆取得的成绩

我国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防风险主要聚焦金融体系,最开始由央行“收短放长”推动金融机构去杠杆,防止资金空转;进入2017年后,金融监管部门也明显发力。例如银监会重点整治同业、理财和表外业务开展过程中的违法违规、套利等行为,针对银信类业务增长较快、通道业务占比较高的情况重点整治。

与实体经济宏观杠杆率的检测不同,我们根据某券商的研究成果,从两个维度来考察金融部门去杠杆取得的成果:一是从银行机构信用投放,对不同金融机构的负债情况来看金融部门杠杆率;二是从金融机构本身的经营杠杆率出发来看相对广义的金融部门杠杆率。可以看到的是从2016年下半年至今,这两个口径统计的金融杠杆率都出现了一定的改善。

首先从银行体系来衡量金融部门杠杆率,根据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整体银行端负债可从对央行负债,国外负债,债券负债,同业负债与理财产品这几个口径来分别统计。...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