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行业资讯 体系建设 文章展示

个人征信体系建设任重道远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8/1/25 11:10:44

      1月4日,由央行牵头组建的国家级网络金融个人信用基础数据库——“信联”又有新进展,正式定名“百行征信”。从中,我看到央行建设市场化的个人征信体系的决心,也看到监管方双管齐下,从政策和信用基础设施两方面引导日益壮大的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健康发展的良苦用心。

  信联的使命是实现个人征信对互联网金融和小微金融的全面覆盖。然而,就中国的市场现状而言,这一使命任重而道远。

  首先,业内缺少科学、健全的征信观,对“何为征信、如何征信、怎样运用征信”的理解不一。首批试点个人征信的8家机构均依托自身业务开发所谓的征信产品,但与欧美的成熟操作相距甚远,这也是央行迟迟未发放个人征信牌照并牵头成立信联的重要原因。

  征信是债务人负债信息的共享。征信应当仅解决借款人是否还钱的问题,也应当仅应用于与放贷活动及贷后管理相关的信用交易领域。是否做到这一点关乎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在《个人信息保护与个人征信监管》一文中所说的个人征信市场准入和业务活动开展应坚持的三个原则中的“征信活动中的公正性原则”。

  征信有别于诚信,也有别于社会信用。以某企业信用分为例,该企业陆续推出的信用免押金、免保费、免签证、享受机场VIP通道等服务,很多已经超出征信的应用范畴,而成为了客户营销工具。从征信角度而言,以电商数据及众多非借贷行为数据为基础的信用评分不仅在准确预测借款人借还款行为上存疑,其被广泛应用于多种生活场景的公正性和合理性也让人担忧,甚至可能创造特权群体,有悖社会公平和正义。

  其次,中国的传统金融机构在提供个人消费信贷方面长期缺位,导致许多个人负债信息流落民间,呈现碎片化。当然,互联网技术推动下电商和线上支付的普及,以及人们消费观念的转变也让人们的借贷意愿空前高涨,负债信息大大增多。未来,信联能否真正覆盖未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的“信用白户”将成为决定其成败的关键。

  然而,可以想象的是,BAT等企业虽然也通过自有的信贷服务,如蚂蚁借呗、微粒贷,掌握了一些借贷数据,但一方面其量级远低于这些企业的用户总量(截至2016年末,支付宝的实名用户有4.5亿,但借呗累计服务用户仅约1200万人),另一方面其所覆盖的人群与传统金融机构重合性很大。

  根据中国银行(4.580, -0.11, -2.35%)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产业发展蓝皮书》,截至2016年年底,银行卡累计发卡量达63.7亿张,当年新增发卡量7.6亿张。尽管如此,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收录的9.3亿自然人中,也仅有4.6亿人有信贷记录。“信联”如何收集到散落在中小互联网金融机构中的借贷数据,真正成为央行征信中心的补充值得深入的思考。

  第三,个人信息保护将是个人征信监管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我国缺少相关的法律顶层设计,这将成为“信联”发展壮大的巨大障碍。我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尚在制定中,《征信业管理条例》也并未对个人信息采集的边界和监管尺度作出足够的明确。

  以美国经验为例,FICO评分主要考虑五类数据:水电煤等生活账单支付情况、欠款信息和剩余信用额度、信用历史、现有信贷组合以及新的信贷服务的申请。借款人的年龄、民族、职业或就职年限、收入、教育情况、是否婚配、居住出租还是自有住房、现有住址居住期限等信息实际上并不记入FICO评分。

  另外,在美国,对于信用报告的调取有严格的规定,对于调取是否需要本人授权也给出了清晰的界限(Hard Pull还是Soft Pull)。美国早在1970年即已制定《公平信用报告法》,对消费信用调查、报告机构和消费信用调查报告的使用者进行规范,也形成了《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平等信用机会法》、《公平信用结账法》、《诚实租借法》、《信用卡发行法》、《公平信用和贷记卡公开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进一步确保个人信息在信用交易领域的使用中公平、公正、合法。

  无论在个人信息采集的边界上,还是在个人信息的调取上,中国的个人征信体系建设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待续